明星情感

对话丁乃竺上剧场的理想与坚持

2019-11-09 10:04:55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关注我们,探索商业零售的一切人、事、物

作为商业零售观察者,文化商业一直是我的重点关注话题。锐裘十分有幸与上剧院行政总监丁乃竺女士对话。

她是赖声川的夫人,是顶级戏剧 Ip 《暗恋桃花源》第一代女主角,也是上剧场整个运营的首席管家。

究竟如何把戏剧商业化、文化商业这件事情做好?我想,当下的国内,她应该是最有话语权的人之一。

对话丁乃竺上剧场的理想与坚持

核心内容:

上剧院与上海

剧场+商业地产

剧院品牌化运作:内容、管理、内涵

戏剧商业化、戏剧产业可持续性

上剧场的 “上海情愫”与它的落成

“原创剧有上海情节,首个内地剧院也落在上海”

上剧场创建了4年。它坐落在全上海最聚人的商场——美罗城的5楼,这也是上海、乃至全国第一个开在商场里的剧院。

对话丁乃竺上剧场的理想与坚持

因为新戏《幺幺洞捌》行将上映,自然我和丁姐的话匣子是以新戏展开。

这是上剧院成立后的原创作品,请来了倪妮,明星是一大亮点,但剧本身才是最大看点。

故事背景放在了上海虹口,倪妮饰演的是一位网络小说家,正在写一部关于民国的戏剧,当她置身于虹口的这个仓库时,恍如自己也回到了半世纪前的上海。和原创剧《隐藏的宝藏》一样,这部戏一样穿插了上海民国的情节。

对话丁乃竺上剧场的理想与坚持

“其实赖老师的妈妈是宁波人。”丁姐说道,“在台湾时,赖老师家里都讲上海话,他是听得懂上海话的,也由于耳闻目睹,对上海寄托了很大的情感。所以这也是为何,很多戏里都有上海的影子。”

“那这也是为什么当初落户内地第一个剧场放在上海吗?”我顺势问道。然后,我便听到了上剧院在十年前落地的故事。

上剧场与美罗城

在2010年前,赖老师和丁姐就决定与美罗城合作,背后的推动者,是当时的美罗城总经理徐春华,美罗城所在的位置最早就是徐汇剧院,1992年为建设徐家汇商圈撤除搬迁。徐经理一直希望“还徐汇区一个剧场”。

丁姐并没有避讳谈当时对与美罗城合作的迟疑。美罗城在当年的定位就以更年轻的客群为主。而在当时的上海,戏剧依然是一个相对小众的圈子,戏剧迷的年纪会更大一些,相对来讲也更寻求生活品质。这二者的确有不少差异。

但相比这点,另一个问题更现实——剧场被放在5楼,这将非常考验剧院的运营力,成本也会投入更多,装置物料的搬运、舞台布置和搭建,人工成本也顺势提升。

但最后他们还是决定尝试一下,不止因为徐经理的情怀,还由于赖老师的愿望。

“对赖老师而言,他也一直想做一个与众不同的剧院。大部分剧院、音乐厅都是非常恢弘的独栋式建筑,确切彰显了戏剧的地位,却也同时提高了观众进场的门坎。但其实,戏剧和观众本身应该是无门槛的、容易接近的,莎士比亚剧场也是这样。”丁姐说。

正是徐春华的情怀和赖老师的理念促进了今天上剧场的落地,在搭建时,商场特地做了一个专门的通道帮助剧场运送戏剧装置。

如今,上剧院经过4年的沉淀,已成为上海最具有戏剧氛围的文化地标,戏剧迷的定期聚集点,而来看剧的群体也辅助填补了美罗城的人群结构,间接提升了商场的消费力和用户品质。

把上剧院当作“品牌”去运营

“每出剧都有一个连续性的价值观蕴含在内”

1. 内容:我们很早就知道了Ip的重要性

上剧院的舞台上,历来都不缺明星。

包括有钱都抢不到的《如梦之梦》;经典戏剧《暗恋桃花源》、《宝岛一村》等。即将上映的《幺幺洞捌》同样取得了很高的反响。该剧女主角是倪妮,男演员樊光耀和丁辉,后者因为去年上了综艺节目《声入人心》而人气急剧上升。

“我们在80年代就知道了Ip的重要性,”丁姐笑说,“而明星的加入可以说是提高戏剧关注度的重要因素。”

在丁姐看来,戏剧+明星有些资源互换的意思。对演员明星来讲,演话剧是为了自我提升。“戏剧不是电影,电影能被称为电影工业,它能重来,戏剧不行。所以演员来出演话剧,是对自己的一个锻炼和突破。”

包括这次的倪妮,以及加入《如梦之梦》的胡歌都是由于这样加入的剧组。同时,话剧因为明星而取得了突破以往的关注度和传播度,通过明星影响力触达了一批非剧迷,若这部剧本身品质好,粉丝就可能留下来,转化为剧迷。

固然,一个戏剧Ip的打造,明星的“流量加持”是一点,更重要的,还是内容本身的品质,和在戏剧里流淌着的价值观。

2. 品牌内涵:上剧场的每出剧,都蕴含着连续性的价值观

我本人并不是一个戏剧迷,但几乎对上剧场的每部戏都念念不忘。不论是原创剧,还是外部引入剧,它们都恍如有一种魔力,牵住你的心。

现在上剧院分成两个事业部,一个是制作组,production,由赖老师主导;另一个就是运营管理组,Operation,由丁姐做主负责。

每部剧都复刻了赖老师对人生、生活的态度。也许表面看起来它是荒诞的、夸大的,这是戏剧的皮;但内在则体现了制作人的价值观。赖老师希望每个进剧院的人,都能带着感受走出去;然后若干年后重看它,也许又会不有一样的感受。

是啊,就像是一部电影,一本好书。它们的价值在于没有时效性,经得起时间推敲。这往往就是一部“作品”。我们做文字工作的,也是如此。

3.管理:打造标准化的剧院团队

在对谈中,我听到了很多感动的细节,其中一点,便是剧院的准备。可以说,上剧场的环境、硬件装备、氛围营造、舞台技术都已是国内一流的水准。

上剧场准备有5年之久,剧院里有699个座位,呈梯度型,这是为了让所有人都有好的视角。赖老师是一个非常坚持的人,他乃至检测了每一个坐位是否能拥有一个好视角。

让我更为惊叹的,是上剧院的运作。

“我们希望做一个整个链条。上剧院不是一个场地,它不是租赁方,相反,上剧院就是一个品牌。在经营上剧场的4年里,我们只做了一件事,从观众体验动身,从选剧、订票、进场、观剧,都是自主运营,这算是国内戏剧的首创。”

这当中的运营难度非常大,其中就包括了票务系统。“很多人都告诉我,自己做系统很不划算,本钱很大,但我们还是做了,我希望数据可以在自己手上,这样才能更好的了解自己的观众是什么样的群体,他们产生了什么样的变化,我都可以从自己的数据库里读出。”

当听到这一部分时,一句话从我脑海里蹦出来:商业本质是相通的。哪怕是艺术文化,如果需要做得可持续,它同样需要搭建自己的标准化运作体系,合适公司实际情况的管理模式。

丁姐一手搭建了上剧院的团队的运营管理,体系已做到了每个板块都有SOp,这完全可以去为其他空间做技术性服务。

就目前文化内容稀缺的商业而言,这个部分在未来大有可为。

关于戏剧商业化

“要赚钱,就不要来这个行业”

“您觉得现在是国内戏剧市场最好的时候嘛?”我问,尽管这个问题看起来无可厚非。但丁姐面对这个问题是有些迟疑。这是我完全没有想到的。让她迟疑的点,是对这个行业当下她所看到的问题。

当下,国内舆论尚未达到港澳台地区的开放和自由程度,但这都不是问题。更严重的问题,是关于当下的社会氛围,资本催熟、人人想赚快钱,这不仅体现在科技互联网、实体行业,在文化市场,这样的情况照旧存在。

“这个行业近两年来会有被一些资本看到,我们也会时不时的有一些资本邀约,但是创作是催不出来的,创作者需要沉下心去做剧本,演员需要磨演技。这本身是个“手艺活”,我们是手工艺人,一定要有一些匠人的精神,才能做出好的作品。”

目前,上剧院已经开始拓宽卖戏以外的业务,例如推出表演培训,就是希望能从源头上培养好的演员、技术人员,希望以小微的力量去影响行业氛围。同时,上剧场的管理技术团队已建立了完整的标准管理机制,可以做到技术输出,帮助其他戏剧团提升管理效率,从而更专注的做剧。

“好内容需要深耕,当把事情做好了,自然就赚到了钱。这是我们常对大家说的话。”丁姐最后分享道。

锐裘采访手记

采访上剧场,是我一直以来的心愿。

从商业角度,它是国内少数搬进购物中心的剧场,大大降低了看剧的门槛;从文化角度,它的内容与张力影响了这座城市的一类人,潜移默化地推动着这座城市的文化推进。

我和丁姐在两年前已见过面,在2017年《暗恋桃花源》开演时,还是职场人的我与上剧场推动了次《名人饭局》活动,丁姐是座上客。不过这次,是第一次面对面交谈。为此,我也做足了准备。

我们对话时间不长,但却聊得很深入,从戏剧制作,到上剧场的落成、品牌打造,最后谈到整个戏剧市场,丁姐是一个温润尔雅的女子,说话娓娓道来,却十分有气力。

没想到的是,本来是一次上剧场品牌运作选题的采访工作,最后却让我自己受益万分。不论是关于戏剧产业的扎根,对创作的态度,都能衍生到其他思考。

以内容为生产力的品牌与产业,创意是核心,标准化管理则保证了品牌的可持续性和壮大,但最重要的是,在浮躁的社会环境里仍然具有纯粹的信念。

戏剧创作如此,文字内容亦然。

采访、编辑:锐裘

校订:珂珂

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

印度神油是哪样的

viagra在美国价格

查询印度神油

万艾可是什么 医生

分享到: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伙伴